軍鴿上戰場(11)

      “紅色”布魯遜帶著一袋信件和一些幼鴿從育種基地回到家。他還告訴我們維蘇威火山在沉睡幾百年之后爆發。一股濃煙和灰燼飄向空中,幾乎綿延5英里。我想看看這一景象。因此我帶著一些前進報告踏上了自認為合理的旅程。

        火山爆發是很壯觀的,特別是晚上。炙熱的灰燼像燃燒的雪一樣落到育種基地和指揮部。鴿人們一直忙著將落到鴿舍頂部的灰燼撲滅。人們整夜都能聽到火山的隆隆聲。附近的和那些通往維蘇威火山的公路上鋪滿了2-3英寸厚的灰燼。令人窒息的硫磺的臭氣和燃燒物質彌漫在鄉村周圍幾英里。

        1944年8月19日,意大利農作物已經可以收割了。山上布滿櫻桃樹,荒廢的農田結滿了果實。但是今年恐怕沒有收成,因為地里布滿了致命的地雷。一碗櫻桃或許要付出死亡的代價。

        我們開始逮捕很多德國犯人。我看這些人不是在非洲前線戰斗的目中無人、厚顏無恥的年輕軍人,而是一些更成熟老練的人,帶著絕望的表情。意大利法西斯軍隊在北部做著最后的抵抗。很多意大利軍隊已經站在我們一邊并和我們一起戰斗,意大利常規步兵已經放棄抵抗。很多人回到家鄉尋找足夠的食物以供養他們的家庭。他們被貶義地稱為“壓碎的爛泥”。一些小隊稱自己是在前線地區來回移動的游擊隊。在我看來這些“游擊隊”就是一群殺人的強盜。我建議我們的人要密切注意這些流浪的隊伍,因為很明顯其中很多人是來自于其他國家的間諜。很多人帶著紅色的臂章,在我看來他們是早期的意大利共產黨人。

        現在我們前往佛羅倫薩南部的山區。和我一同前往的有來自芝加哥的文森特和來自賓夕法尼亞的萊昂納德。他們都是優秀的鴿人,訓練有素的士兵,在炮火中是可以依靠的。當炮火攻擊開始時很多人會崩潰,但是他們兩人不會。萊昂納德來自賓夕法尼亞的煤礦,祖籍波蘭。

        我們位于佛羅倫薩南部的多山地區。這是我們暫時的駐地。德軍堅守該地區。炮火使我們無法推進。德軍給我們全力的打擊。我們將移動鴿舍隱藏在橄欖樹下并進行了很好的偽裝。我們的單兵散坑挖得很深。我們占據了一個有利的位置,旁邊正好是一堵3英寸厚的磚墻。當迫擊炮在周圍爆炸或是高射炮在頭頂轟鳴時這是一個很安全的位置。

        萬斯是第一個安置自己鴿子的。所有鴿子被放入鴿舍頂部的籠子里?!昂玫?,寶貝兒,看看周圍,這就是你們的新家。給你們點玉米?!彪S著這聲召喚,鴿子們很快聚在玉米周圍,因為它們已經3天沒吃食了。我們不喜歡餓它們,但是向它們介紹新的住處時必須這么做。第二天晚上將鴿子放開,它們在鴿舍周圍盤旋,熟悉當前生活環境的確切的方位。當然,只有在一切都平靜而且沒有德軍炮火的情況下。當那一刻來臨時,鴿子們沖入天空。兩座鴿舍共有190羽鴿子。

        德軍的一陣炮火突然打破了平靜。一枚炮彈擊中了鴿群。4羽鴿子掉在地上死掉。2羽受傷,撞到了橄欖樹頂部?!敖兴鼈冞M來,”我大聲喊。鐵罐發出的一陣聲音將它們召回。更多的炮彈發出巨響。一切再次歸于平靜。我們撿起2羽受傷的鴿子,縫合它們的傷口,涂上藥膏。幾天之后它們痊愈了。

      “奇科”和“滴管”是用于不飛行的鴿子的術語,通常是白色的,它們在鴿舍頂部周圍拍打著翅膀。這種行為通常向周圍的鴿子發出一個信號,催促它們趕緊回家。用作“奇科”的鴿子應該是扇尾或翻飛鴿,羽毛剪短,以便限制它們只能在鴿舍頂部飛行。我們的“奇科”是一羽白色扇尾的灰色雌鴿,它是我在意大利南部一座被炸毀的農場偶然發現的。我們稱它“比薩餅”。它知道自己的工作,與其配對的是一羽大雨點雄鴿。后者在馬薩卡拉傳遞情報時喪生。

        托馬斯和沃爾特的駐地距離我們幾英里,他們有一羽純黑色的鴿子,叫做“黑人”。它的環號為162-AU-HEM39,飛越了意大利北部的山脈,它作為替代品被送到托馬斯他們的移動鴿舍,現在在第五軍服役。它接受了基礎訓練,這與它之前幾年在育種鴿舍的“犯人”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大約一個月的訓練之后,它執行了第一次任務并證明了自己始終是一羽值得信賴的鴿子。

        1944年8月14日,“黑人”要進行一次不同尋常的長途飛行。它接受了仔細的檢查,裝箱后在黑暗中被運送到飛機場。它被裝上一架軍用運輸機,和傘兵們一起參加入法作戰。發動機在黑暗中開始發動。第二天一大早,盟國在西歐的登陸日,飛機在法國南部上空掠過。傘兵們在適宜的時刻跳傘,其中一人帶著“黑人”。同一天早晨6點,“黑人”腿上被系上一份密碼情報,然后被放飛。

        對任何鴿子來說這都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因為它們要在水面上飛行200英里。大多數鴿子會像“黑人”一樣沿著海岸線飛行,也就是說要飛行額外的路程,另外下面還有敵人。8月17日上午8點,“黑人”到達了位于意大利San Guido的鴿舍。

        諾曼底登陸被稱為最高軍事行動,它是戰爭中最大膽的策略之一。傘兵們在其他部隊登陸前2個小時降落在敵人占領區。由于錯誤的計算,天氣因素和糟糕的運氣,只有三分之一的空降部隊能集結在一起并作為有組織的單位發揮作用。有一小隊美軍和英軍的傘兵分散到所有的降落區,每個人都是單兵作戰?!昂谌恕睅е环萸閳蠖抑酪鍪裁?。

        但是這不是它的最后一次飛行。它被賦予了20余次任務并且在很多不同的地點居住。1944年12月15日,它被報告“在行動中丟失”。這羽非凡的鴿子是由當地鴿友作育的,然后捐贈給軍鴿服務隊。

        該次最高軍事行動引起了德方的高度重視,他們馬上將部隊向法國移動。但是似乎并未減少該地區的戰斗?,F在我們就在意大利最美麗的城市佛羅倫薩的門口。德軍試圖阻攔我們,但是我們的力量對他們來說太強大了。他們在意大利北部的山區做著最后的抵抗。這成為了我們最艱苦的軍事遭遇戰。我們停在山頭上俯視佛羅倫薩。地面的戰斗再次變得激烈,頭頂上英國的噴火式戰斗機正在忙著掃射。與此同時,我們的炮兵也在開炮。

        一天,美軍炮兵調來了口徑為240毫米的加農榴彈炮。每一枚炮彈的發射都會伴隨著一聲巨響,我們的鴿子都會因害怕而戰栗。它們非常害怕。炮火的影響使得房屋搖晃、倒塌。炮彈擊中目標的災難性后果很容易能想象得到。

        重壓之下的德軍在我們向城市推進時忙著撤退和炮轟。我們耀武揚威地穿過整個城市。我們要在這里待大約2個月。我們接管了一座巨大的私人別墅,一座宏偉的建筑物,三層樓高,二十個房間。在占地大約三十英畝的松樹林里。所有的房間包括一架巨大的鋼琴在內都是完好無損的。在我們進入之前,麥克格蕾絲從窗戶向里投擲了一些手榴彈。防備萬一里面有德國人,另外也為引爆有可能的傻瓜陷阱。麥克格蕾絲作為女管家從未令人滿意,她使別墅堆滿了灰塵和碎片。

        我們在一些大柏樹的樹冠下修建了移動鴿舍。別墅的主人被德國人殺死后埋在后花園里,剩下的人沒人敢抱怨。德國人占據高地,挖壕溝加強防守。我們需要休息,能夠躺在床上睡覺感覺真好。戰場中的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在地上或任何就近的地方睡覺。駐扎在突尼斯時我曾在一棵橄欖樹上睡過?,F在,36年過去了,恐怕得要一棵橡樹才能經得住我。

        佛羅倫薩,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它。德軍一撤出,人們就開始挖出他們的汽車、摩托車和其他的財產。這些東西在德軍攻占佛羅倫薩期間都被埋起來了。那里的人們漂亮、有文化而且對解放者很友好。另外,年輕的姑娘們很親切,很多美國兵與之保持著長久的聯系。

        城市被亞諾河分成兩部分。古老的維琪奧橋橫跨在河上。我在那里遇到了一些當地的鴿友。他們邀請我去家里做客。對我來說沒有比意大利美食更好的了。因此我欣然接受。但是這對他們來說有點麻煩,獲得食物是很困難的。德國人殺死了鄉下的所有家畜,逃跑時帶走了一切可以拿走的東西。

        鴿子們每天要傳遞大約20份情報,大部分來自于步兵巡邏隊。這是一項危險的任務,因為巡邏時很容易被捕而且隨時都要面對敵人炮彈的死亡威脅。我們估計鴿子是最安全的通訊方式。鴿子沒有噪聲,它們的翅膀在飛行時發出的沙沙聲可以忽略不計,而且它們不會像電子通訊會在中途被截取。不會有混亂的危險,因為鴿子傳遞的信息一直都是手寫形式。但是,無論士兵多么餓也絕對禁止吃鴿子。

        一直以來我最喜歡的鴿子之一“雨點”創造了一個紀錄。它成功地傳遞了52份情報而且一次也沒有被炮火擊中。它的速度很快也值得信賴。很多次我看見它帶著情報起飛。它在飛行時距離地面從未超過50英尺。大多數鴿子都是在300-1000英尺的高度飛行,但是“雨點”不是。這說明了為什么它躲過了德軍的偵查。它的另一個特性是:飛行后期像子彈一樣直接歸巢,從不像其他鴿子一樣在鴿舍周圍盤旋。這羽強壯的大雄鴿臉上有一個斑點,身體是深雨點色。

        幾乎與此同時,一羽名為“琳達小姐”的雌鴿在傳遞情報時失去了生命。它是當地人捐贈給部隊的。它舉止優雅,總是表現得像個淑女。這羽灰雨點雌鴿,環號183AU42,在1944年10月24日被放飛,第二天歸巢。當它在拂曉迷路時處于一種可怕的狀態。身體的右側滿是鮮血,胸部的一部分被子彈穿透。情報被送到情報中心后,沃爾特試圖馬上給它進行治療。但是太晚了,它已經沒救了。密碼情報來自前線的英軍,這是琳達執行的第48次任務。它代表了伙伴們的勇氣。兩年來“琳達小姐”在沃爾特的細心照料下生活,因此可以理解他失去了最愛的伙伴是多么的悲痛。

      (未完待續)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為勝利而生(六)下一篇:連載作品:101種方法(一)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方舟药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