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東日本稚內GN賽放飛記

 

        公稱距離為1000公里以上的GN賽是日本賽鴿協會主辦的距離最遠的賽事,在以“飛得更遠”為至高追求和浪漫象征的日本鴿界,是一個展現鴿舍實力的至高無上的舞臺。東日本稚內GN賽在各地的GN賽中規模最大,又因其賽線艱險難飛而被戲稱為“恐怖的稚內”。正因為如此,關東地區的鴿友都把在這一賽事上獲獎作為自己賽鴿生涯的終極夢想。

        在新年號“令和”伊始的2019年,東日本稚內GN賽迎來了值得紀念的第50屆比賽。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萬羽齊飛的壯觀場面還讓人記憶猶新,但近年來屢屢受挫,使得本屆集鴿總羽數又創新低,只有來自394個鴿舍的1,106羽選手參加比賽。賽事組織委員會吸取了以往的教訓,決心通過周密的運營以一場成功的賽事掃去會員心頭的陰霾。

        從放飛籠到放飛車

        在集裝箱式放飛車投入使用的1982年以前,賽鴿的運輸方式是將參賽選手裝入十幾公斤重的放飛籠,再把數以百計的放飛籠裝上多臺拖車,經陸路和海上輪渡運送到稚內。在位于稚內公園一塊高地上的“稚內賽鴿之家”,還要卸下放飛籠并將鴿子逐一捉出,在每只鴿子的腳上套裝防作弊的“放飛地膠圈”,僅此一項操作就需要幾十個人用一整天的時間來完成。

        除此以外,每個放飛籠都必須一日數次加水添食,晴天要把籠子搬到室外晾曬并更換籠中的草墊,夜晚要通宵看護防止野生動物襲鴿。遇到開籠延遲的時候,司放員為了維持選手鴿的體能更是格外操心費力。然而,一代代養鴿人辛勤付出所換來的卻往往是慘痛的失敗。從稚內放飛的比賽經常會遇到雨雪狂風,驟變的天氣和艱苦的賽線使得歸巢難度超乎人們的想象,鴿子的歸巢率通常只有一成,有時甚至全軍覆沒。當然,隨著賽鴿品質的提升以及放飛技術的進步,在1980年的第11屆比賽中也創下了當日歸巢的紀錄。

        保持鴿子的最佳狀態

        集鴿是在十天長假的最后一天5月6日進行的,放飛車從上午10點開始依次前往四個集鴿點(千葉縣千葉市內、日本賽鴿協會、埼玉縣久喜市內、栃木縣宇都宮市內)裝載了1,106羽參賽選手以及為日本傳書鴿協會代放的13羽鴿子,之后便駛往八戶港。《賽鴿》編輯部的記者本應在集鴿后隨車進行采訪,但為了報道另一場北陸地域聯盟的GN賽已經提前抵達稚內。從兩年前開始,北陸和東日本的兩個放飛組都是在一家名為“冰雪莊”的旅館落腳。北陸地域聯盟的GN賽在5月8日早晨5點40分開籠以后,記者和北陸的放飛組一起返回旅館,這時東日本的放飛車已經到達“冰雪莊”的停車場,司機高月勝巳正在給鴿子喂水,放飛委員長角田保成在準備給鴿子進行第一次喂食。

        喂食開始后,記者看到角田用左手把食槽從車里抽出大半,同時用右手拿著長柄勺往槽里添加飼料,其動作麻利而精準,不愧是一位多年擔任放飛工作的老手。車里的鴿子紛紛伸頭搶食,不一會就把食槽里的飼料一掃而光。從車里飄出的大量脂粉來看,鴿子的狀態似乎相當不錯。角田告訴記者,給鴿子喂的是以玉米為主的混合飼料,因為剛剛經歷長途顛簸舟車勞頓,這次的投喂量為每羽12?13克。

        記者問他放飛時間順延的時候是否需要改變投喂量,角田說“基本不會對投喂量進行調整,因為每位鴿主都是把自己的愛鴿調整到最佳狀態后送來參賽的,我們的職責就是盡量讓鴿子在放飛車里保持這種狀態。”由于每年都到稚內來放飛鴿子,經驗豐富的角田能夠對鴿子的狀態一目了然。這次他把每羽每天的投喂量定為30克左右,在喂食前還要投給一些促進消化的礦物飼料。

        未來三天陰云密布

        8日上午記者問角田“今天有沒有開籠的可能”,角田說“盡管天氣晴朗也看不出惡化的趨勢,但云圖顯示來自北方的低氣壓正在靠近,未來三天都將是陰云密布不適宜放飛”。下午1點記者跟角田一起來到稚內市政府,依照慣例把賽鴿協會募集的捐款交給了副市長青山滋。這是第38次向稚內市捐款,這筆款項將用于當地的公共福利事業。下午3點半開始給鴿子第二次喂食,投喂量是每羽17?18克。

        9日早晨5點記者來到一層大廳,這時高月已經給鴿子喂完水了,所有食槽被抽出來倒扣在地面上。喂食工作從投喂礦物飼料開始,然后按每羽15克的標準投喂混合飼料。下午3點半再次喂食,還是每羽15克,鴿子的進食狀態依然不錯。按照原定日程,明天5月10日是預定開籠放飛的日子,但晚上7點開始下雨了,天氣預報說10日整天都有中雨。坐鎮東京的競翔委員長渡邊稔通知放飛組:“如果明天早晨沒有雨,而且天氣轉好,就要到放飛地點去待機”。

        10日早晨4點大家在一層大廳聚齊,天氣預報說傍晚之前雨不會停,渡邊也打來電話說“不必去現場待機了”。11日早晨又接到渡邊的通知,讓“再推遲一天”。原來渡邊一直在“Windy”網上查詢氣壓、風向、降雨、視野等天氣信息,已經得知稚內的天氣到11日傍晚才會轉好,12日從稚內到關東一線的天氣和風向都十分有利于放飛。11日下午的喂食成了選手鴿壓籠期間“最后的晚餐”,鴿子們似乎也預感到明天將要登程上路,一見到飼料就爭先恐后地撲向食槽。

 

        疾飛如箭的鴿子

        5月12日清晨3點50分,放飛車離開“冰雪莊”駛向稚內公園里的一塊高地,從那里可以將整個稚內市的景象一覽無余。當天的日出時間是4點07分,但東方仍然被云層覆蓋著,看來云破日出還必須等待一段時間。角田與渡邊進行了溝通,決定“太陽完全升起后就立即開籠。”5點左右,強勁的北風將云層逐漸吹散,太陽終于露出來了。角田發出“5點半開籠”的指令,大家再次檢查了開籠拉桿,然后靜靜地等待放飛的時刻。在緊張的氛圍中,興奮的鴿子也迎著陽光“咕咕”鳴叫。“倒計時20秒、10秒??開籠!”隨著角田洪亮的口令,一千多羽選手伴著“啪啪”的振翅聲從敞開的籠門蜂擁而出,它們的身后升騰起一大團脂粉。鴿子在空中盤旋數圈集結成群,之后便疾飛如箭南下而去。

 

        奪冠次數最多的新記錄

        記者在下午5點以后從稚內返回賽鴿協會,此時當天早晨6點25分開籠的“日本杯”賽的選手已經歸巢多羽,因此大家感到GN賽也很可能在當日見鴿。晚上8點過后,終于傳來消息說東日本稚內GN賽也有選手當日歸巢,其中包括“一字鴿舍”的2羽鴿子。“一字鴿舍”(茨城東聯合會)曾兩次獲得東日本稚內GN賽的冠軍,如果再次奪冠就將刷新史上奪冠次數最多的記錄。

        13日晚上9點半,裁判委員長伊藤雄介與競翔委員長渡邊一起匯總各聯盟用傳真發來的成績單,排出了綜合前10名的暫定名次,“一字鴿舍”獲得綜合冠軍和季軍,檜山郁夫鴿舍(茨城中央聯合會)獲得綜合亞軍。本屆比賽的氣象條件與“一字鴿舍”2012年和2014年奪冠時非常相似,有利的東北風使賽事演繹成一場高分速的角逐,因此該鴿舍取得如此優異成績也并非意外。

        5月14日,北關東地域聯盟長新井滿前往“一字鴿舍”,驗證了綜合冠軍鴿和季軍鴿的膀章、足環號以及鴿舍自動記錄儀的密封,認定了這2羽選手鴿的成績。獲得綜合冠軍的是一羽斑點白條雌鴿(足環號16HA16107),其血統為“馬賽王”(05年馬賽國際賽冠軍)、“巴塞羅那菲利普”(12年巴塞羅那國際賽冠軍)、“佩皮尼昂女王”(07年佩皮尼昂國際賽冠軍)、“稚內神翼”(12年東日本稚內GN賽冠軍)的孫代。讓“一字鴿舍”松平龍也感到遺憾的是,他錯過了綜合冠軍鴿歸巢的瞬間,是在看到第二羽鴿子(綜合季軍)時才發現記錄儀顯示有一只更快的鴿子已經在下午5點46分歸巢。

        作為連年失利的雪恥之戰,2019年度東日本稚內GN賽在推遲2天后成功舉行,由于氣象條件十分有利,有8羽選手當日歸巢,到第四天一共歸巢195羽,歸巢率為17.6%,取得了近年來罕見的理想成績。這對于提振關東地區鴿友的士氣意義重大,勢必激勵更多會員向“恐怖的稚內”發起挑戰。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日本翔圣巨著:作出與競翔(連載三十八)下一篇:黑田鴿舍的一年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方舟药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