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藝輝
生于1967年,家住河南省洛陽市黃河南岸孟津縣,中共黨員。1986年11月參軍入伍,退伍后在銀行工作多年,現任洛陽市信鴿協會副會長、國家一級裁判,喜歡賽鴿、吟詩、攝影等。
詳情>>

戰死沙場君莫笑 拼卻性命只為主

秋賽又來臨

飛鴿如亂云

天空為戰場

帷幄待佳音

        每逢賽季來臨,中華大地的上空就會有上千萬羽信鴿在空中飛翔交織、往來穿梭。此時此刻,每一位賽鴿者都像似一位將軍,坐鎮于帷幄之中,尋找戰機,調兵遣將,盡力拼殺。——信鴿就是他們的戰士!

        古來征戰幾人回,一將功成萬骨枯。在這個分成無數戰區的巨大戰場,最后能夠取勝或多次取勝或者雖無戰績但卻能夠平安歸來的,基本上只占一成,可謂是九死一生。

        那么,那百分之九十的戰士,它們又去了哪里?它們的歸宿又是何方呢?

        這其中,大多數成為了天落,還有一部分浪跡天涯成為野鳥,也有一部分被鷹鷂所傷所食!但是無論因為什么原因,只要沒有回來,未歸之謎都將成為鴿主心中永遠的猜想。除非他的鴿子被捉后,有人聯系并將信息反饋與他。

        今天早上,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平樂鎮金村的一位鴿友,就遇到了這樣一件事情,只不過不是他的鴿子被別人抓了,而是他發現了一只蓋有五枚印章的參賽鴿,只可惜,它已經死了。

        這位鴿友家里養了不少信鴿,今天一大早,就聽到鄰居在喊他,說他有一只鴿子死在人家平房頂上了。聞聽此言他大吃一驚,慌忙跑過去查看。一看,原來并非自己的愛鴿,而是一只佩戴安徽足環的參賽鴿,這只鴿子翅膀上蓋了五個章,戴著含有內環的特比環。經搜鴿系統查詢,這是安徽省淮北市信鴿協會劉世博的一羽賽鴿,而淮北距洛陽,足足有四百多公里。

        該鴿友將此信息反饋給我之后,一時間讓我感慨萬千,于是揮筆疾書、一氣成文。一來抒發感慨之情,二來也是給遠方的鴿友報個信,讓他知道自己愛鴿的下落。畢竟,天下鴿友是一家。

這正是:

未作異鄉棚中客,

不當鷹隼爪下物。

更無消磨回巢志,

樂居曹魏不思蜀。

戰死沙場君莫笑,

拼卻性命只為主。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為國爭光——洛陽信鴿榮獲世錦賽亞軍下一篇:愛在心中化成河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方舟药怎么赚钱